<rt id="ysgmk"></rt>
<rt id="ysgmk"><optgroup id="ysgmk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ysgmk"><center id="ysgmk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ysgmk"></rt>
,歡迎光臨!
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兔業文化 >> 被“冤枉了”的兔子、驢子與孔子

被“冤枉了”的兔子、驢子與孔子

2018-11-15 19:45:11 來源:養兔與營銷服務網 瀏覽:1
內容提要:被“冤枉了”的兔子、驢子與孔子

本篇文章來源于 www.crtn.net 原文鏈接:http://www.crtn.net/html/wenhua/3723.html

這本是不搭邊的事,胡思亂想就把它們連在了一起。
    人們在談論兔子時,總免不了要想起伊索寓言里那個龜兔賽跑的故事,兔子在那里成了反面教員,其影響一直到現在。其實兔子是被冤枉的,因為從競賽規則講,龜兔是不可能在跑步項目上參與競賽的,那不符合公平原則。再說,兔子智商再低,也不至于連一起步就能把得來的勝利都放棄了。無獨有偶,格林童話里也有個野兔和刺猬賽跑的故事,兔子又輸了。這一次刺猬的勝利,卻是弄虛作假,同樣違反了競賽規則。所以嚴格來說,這兩個故事的合理性并不存在。但兔子為什么老是在賽跑問題上吃虧,成為反面教員,問題比較能搞清楚了,那就是因為它跑得太快,“木秀于林”,所以好事者容易想到拿它編故事,反襯慢者。
    說起好事者,不由又想起柳宗元《黔之驢》里的故事來。所謂“黔驢技窮”,其實驢也是被冤枉的,它在老虎襲來時大聲鳴叫,實乃不得已的事,并非以此嚇唬老虎。鳴叫是它受驚嚇的本能反應,不想被人弄錯了,當它是冒充強者,落得個悲死虎口的下場,成為人們形容有限的本領已經用完,再無計可施的一個參照。
    《晏子春秋》有云:“橘生淮南則為橘,生于淮北則為枳,葉徒相似,其實味不同。所以然者何?水土異也!边@段話后來被人們比喻同一事物因環境條件不同而發生變異。橘的變異只是個例子。其實水土異之外,人的認識或討論問題的角度、環境如果發生變化,同樣一件事物,也會導致差別很大或者完全不同的結果,如前述的兔子和驢子。
    看人也一樣,孔夫子就是最典型的。
    前段人們都在議論立孔子塑像的事。立孔子塑像沒什么不好,因為他畢竟是儒家學說創建的主要代表,中國古代圣人。問題只是,這么一個人物,在中國自己國家的遭遇竟如此命途多舛,評價認識他的角度反復變化無常,就連毛澤東對它的看法也是這樣。他老人家曾說孔夫子是封建社會的圣人,甚至還說過孔夫子是革命黨的話,可后來又戲謔地稱孔子是講空話的,上世紀七十年代還發起了全國上下的“批林批孔”運動,導致孔子的威望再次掃地。
    這種變化萬端曾使筆者感嘆,十年前在為自己的一本書寫序時說:“二十世紀對中國人來說,仿佛有一種特別的經歷,什么東西來得快,也消失得快。當初,在我們振臂高呼打倒孔家店的時候,有誰想到世紀末時,我們竟又前所未有地重新祭奠起這位圣人。昨天,科技和教育幾乎于社會不容,今天,這兩樣東西卻成為興國之方略!鼻,“水土異也”,相差之大,相距之遠,竟至于此!
    這里有一樣東西是值得提醒的:變化不能置基本事實于不顧,只從需要出發;否則會導致任意抬高或隨意貶低,結果都會遭到反彈。想想看,孔夫子遭遇的冤枉其實不比兔子和驢子小,后者只是編故事人需要說出一個道理才冤枉了它們,兔子仍不失可愛,驢子仍不失老實。而孔子就不同了,忽而天上,忽而地下的,又幾經反復無常,孔子若地下有靈,恐怕也會感到身心俱疲,無可無不可了。
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(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贊助商鏈接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網站合作 - 免責聲明 - 友情鏈接 - 網站留言
秒速快三官网